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迷糊涂博客

寻觅是与生而来,一辈子不息。

 
 
 

日志

 
 

说酒2  

2014-05-03 11:46: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喝酒这事情上我从来对自己都采取一种积极的否认态度。积极的意思是我从来不去用任何理由开脱自己对酒精的迷恋,否认则是我从内心深处对于酒精却是憎恶的。说起来有点矛盾,其实不然,就象你迷恋女色的同时心里在想着色是刮骨钢刀一样。酒是柔软的,刀却是坚硬而锋利无比。
  
    一直确信喝酒有两个必要的条件,缺一不可。一是一个好的心境,好的心境是一种潜意识的对酒的眷恋和渴望,这种渴望不论来自悲伤,忧愁,欢喜,寂寞。二是一个好的对饮者,一个甘愿做酒的奴仆,虔诚的信奉者。在酒面前表现出一种坦白,把酒当作朋友,从内到外,从身体到思想,从容的接纳,不做任何抵抗。喝酒看人品这话确实不假,特别是酒后的胡言乱语中把饮酒者的脾气秉性暴露无疑。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这样被酒精收拾的服服贴贴,在酒精的诱导中走向一个白痴般的坦白。
  
  这是一种乐趣,一种从自身萌发出来的乐趣,有时候甚至不关他人。
  
  没有人是自天生的善饮者,那是一个日积月累形同储蓄的一个过程。我从闻着就醉的人走到了半斤不倒的人,这个过程大概耗费了五年时间,想起来竟然有点后怕。
  
    后怕总是来自清晨从酒的迷醉控制走出来的那一刻起,开始回忆在酒醉之前发生的故事,自己在这个故事里扮演的角色。
  
  爱喝酒的人要在推杯换盏中扮演一个角色是相当困难的。因为酒精这东西很象舞动的精灵,慢慢飞扬,慢慢升腾,却在不经意中把内心折叠起来的心事,身体褶皱中不被人知道的东西拉扯出来,坦白于世。人就开始从卑微走向豪壮并矗立在无耻的悬崖。
  
  我就是这样一个无耻的人。是的,很无耻。
    口口声声说道着喝酒是为了消磨岁月,折磨味蕾。我极口否认的同时不得不承认那些只是一个为自己开脱的理由,说服自己去遗忘记忆墙上岁月锈蚀的水渍,那张乱七八糟的纸上面书写过的潦字迹。以前在酒精逐步强暴思维的时候,心里曾不停的念叨着“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消,多情却被无情恼”那句词,多愁善感是我小时候就没能医治好的一个顽疾。后来,在酒精强暴身体的时候,我更爱探讨比较哲学的东西,说“他妈的,人活着到底为什么?人为什么而活着?”
  
  醉酒是很痛苦的事情,一方面要抵挡呕吐时候那胃中翻腾上来的辛辣对喉咙的刺激,一方面还好控制平衡,从天花板到床扳,从瞳孔里能看见的一切景物到大脑神经可以触及的任何想象,都在那一刻上下翻转,跟扔进了洗衣机一样混乱而拥挤不堪。最痛苦的不止这些,而是在迷醉以后大脑会出现一个空白时期,就象岁月长河里莫名其妙的出现一个断层,苍白的干净可怕。试图去回忆和寻找,那些只是徒劳。
  
  好酒都是来自勾兑,五粮液,茅台就是其一。可惜对于勾兑出来的酒一直抱有偏见,就跟好端端一个女人必须要靠香脂烟粉调制一样,虽说是香气扑鼻毕竟来自人工,少了那份性真情纯。
  
  从个人喜好来说,喝酒只喝陕西太白酒和北京红星二锅头。
    太白酒醇厚,虽说酒后耐人寻味却显的有点力道不足,难以和心性相如影随,少了点霸气。二锅头清醇爽净,以其浓厚义烈勾引酒心,入口干冽,可惜少了点酒的腼腆;
  
  品酒和读女人一样,你在试图控制一些东西,对它深刻的了解和掌握,却发现世界上很多东西并不是靠人力可以控制和左右的,难免自卑的眼泪横流。
  
  酒和女人有着渊源,毕竟女人和酒一样都是水做的骨肉。绍兴的女儿红是父母在女儿出生之时开始酿造,用坛子装上密封。等到女子长成出嫁之日用于飨客。这举动让我想起了“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这就俗话,是不是女子也跟酒一样,当到香气四郁时注定要委身于人?也许这是一种猜测,如果真是这样,不得不承认,绍兴人重男轻女表现的还是比较隐晦。
  
  一个地方盛产一种酒也就造就了这样酒性的女人。华北女儿蒸馏成清醇爽净的二锅头,以其浓厚义烈醉死男人;东北女儿蒸馏成血红的山葡萄酒,以其丰满浓酽使男人如醉如痴;川湘女儿是窖香浓郁的五粮液,以其悠长的回味颠倒男人;东南女儿是绍兴米酒,以其柔婉缠绵勾住男儿魂魄。陕西出什么酒一直让我迷惑,只记得去过农村,恰逢喜事。桌子上摆着5升装的塑料桶,告诉亲朋:这是自家酿的玉米酒,酒醉不伤身。入口缠绵,后劲奇大,后来得知这酒有一别名“跟头酒”。可见载在这样的酒手里必定惨不忍睹,好在是不伤身子,也就让人心甘情愿吧。
  
  如果说酒是一种精神世界的画笔,那么白酒该属于音乐里的摇滚朋克,让自己热血沸腾,最终霸道嚣张发了狠地攻城掠地,最终让潜伏在身体里的脆弱丢盔弃甲,交枪不杀。红酒来的比较暧昧,暧昧的让人眩晕,化装成血腥的模样从容的,不紧不慢的从高脚杯走进肠胃,来的矫情,走的恶心。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