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迷糊涂博客

寻觅是与生而来,一辈子不息。

 
 
 

日志

 
 

转:有关岳飞的小小“阳谋”  

2016-08-02 08:45: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关岳飞的小小“阳谋”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边芹





 

【顽石按】这是旅法作家边芹的一篇随笔,写的虽然是琐事,但正是这些细微处的发现,见出了作者非凡的洞察力,反映了一位爱国者对民族文化沦丧、意识形态阵地陷落的深沉忧思。顽石以为,该文值得深度阅读,特予推荐!


我大概有点多管闲事或眼睛太尖。时至今日,对一个为国担忧、不愿看着这个国家坠落的人来说,有时转一个城市,数天足以让人嗅到还有多少希望。我说出来可能会得罪一大堆人,但不吐不快。举几个转过的地方为例,转到泉州和广州时,大出我的意料,我看到了不致亡国的一线希望;但走过江南,我也领略了三十年精神灾变“重灾区”的景象。

  这么转下来,中国历史的某些脉络,也得到了过去没有想到的解释。比如为什么宋室和明室最后都往岭南逃,除了地理的因素,人的因素至此得到了解答。比如辛亥革命的先驱为什么大多来自岭南,除了那里是最早的对外通商口岸,人的因素至此也给出了答案。再比如为什么辛亥革命走在前列的岭南为“新文化运动”提供积极分子反不如江南,这一小小的不合逻辑至此也有了分晓。最开放的不一定是最失魂的,事情的根本以开放与否为出发点和目的地,就是一个错误的思维线索。

  我在杭州短短三天,与普通游客一样,看了一些景点。虽然是走马观花,但细节还是逃不过执着的眼睛。有些事,几个细节,便显露出一切皆非偶然或不经意。以西湖边最热闹的白堤为例,从北山路起头的地方开始,临湖地理位置最佳、建筑也最漂亮的可供餐饮出租的老楼一栋给了星巴克,一栋给了哈根达斯,还有一栋让Costa Caffee占去了。想在西湖边临水吃一碗上海虹口公园那样的江南小馄饨,大概应属永远消失的美梦了。

  说到哈根达斯,我在高铁上被乘务小姐近乎搔扰的推销弄得不胜其烦,她们每隔若干分钟就广播一次,还捧着到座位上兜售。乘客并不是减免票坐车,凭什么还要不断经受商品广告的侵扰?这样的推销,已不是提供餐饮服务,而是利用火车这一长时间的封闭空间,强行消费洗脑。看得出,买的人不多,不是人们不想吃,而是价格太贵。如果高铁上卖我们自己的光明牌冰淇淋,味道同样好价格又实惠,乘务小姐便无须这么劳神费力做广告,自会有人购买,而且消费的人会比现在多得多。可这个国家有不少事,已无法用正常的逻辑推理。几栋最有商业价值的优雅老楼都卖起了洋食,荷包不丰或舌尖尚未洋化的普通百姓便只能在一些临时搭的摊点购买饮料食品,小贩们的大呼小叫,更是煞了风景。举目望去,谁贵谁贱一目了然,只是举世难见这种自己一手策划的自贱与他贵。

  你若以为这些细节只是并不说明问题的商业行为,那就掉以轻心了。我在浙江省博物馆看了一个展,摸到了这些“偶然”之“必然”。这个展名为“欧风美语下的浙江社会”,主要展出“鸦片战争”后随着西方文化及商品的渐入,浙江社会从传统向现代的过渡。展览本身没什么问题,从这个视角看历史的演变也很有意思。但展览前言中的一句话,让我窥到了我观察到的某些社会现象之上层建筑的根源。

  这段导语是这样写的:“文明战胜落后是历史发展的规律,人的生活方式也是如此。当西方的轮船、火车、大机器纷纷出现在浙江大地上……从晚清开始,浙江人的服饰便开始大胆地追求美、新奇与便捷……”如果办这个展的目的,是为了总结中国悲惨的近代史是“文明”(西方)战胜“落后”(中国),是“美”(西式服饰)取代“丑”(中式服饰),是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好事,那么两百年来我们全部的挣扎与奋斗、无以数计的死难者和英烈、甚至包括目前这个国家的存在本身便是荒谬而无意义的。大家注意到没有,导语中短短两句话已经将道义权和审美权拱手送出!由此我们就要问,是什么人又带有什么目的如此解释中国近代史(以国家博物馆名义写出已经不属于个人言论)?因为这么推理下来,是不是日本工业化比我们先进他们打过来烧杀抢掠也是文明战胜落后?是不是英国工业化领先利用坚船利炮向我们走私鸦片、为继续赚鸦片的黑心钱发动战争也是文明战胜落后?

  不幸的民族可以默默吞下苦果,可以丢弃任何复仇的念头,甚至可以有意识地忘记创痛,但无论如何、哪怕刀架在脖子上也不应颠倒黑白为自己的施害者张目。你可以说近代西方的侵华战争客观上将我们推上了工业化的道路,甚至可以用“工业社会战胜农业社会”这样的字眼,再退一步用“先进的工业文明战胜落后的农业文明”我们也认了,唯独不能用“文明”与“落后”这样褒贬分明、且逻辑混乱的词来对照西方与中国、来概括近代史的强弱关系、来解释那百年的血腥和暴力,这样的“世界观”不要说作为近代史受害者的我们,就是如今“政治正确”的西方人也已不敢公开表露!我们一个国家博物馆为什么要比西方人走得还要远为他们的近代征服史唱赞歌?!更何况工业落后不代表没有文明,工业先进也并不意味着文明就高人一等。文明涵盖了文化、传统、礼仪、风俗等一系列复杂生存体系,怎么能因为近代中国在军事上被西方打败,我们就自认自己没有文明?我们要格外小心伸进历史记忆的暗手,历史记忆是国家精神的源头,在源头上被搅浑甚至截流,再先进的导弹也最终保卫不了自己!由此没有一个国家会让其上层建筑这样教化自己的百姓,也没有一国的上层建筑如此丢失自我意识,更没有一国的知识精英胳膊肘往外拐到了助纣为虐的地步!

  你读到这段暴露办展者心迹的话,才明白为什么这个馆在讲南宋史时,涉及抗金历史也非比寻常的“超脱”和“中立”,好像讲的不是有切肤之痛的自身历史,而是别人的历史。“中立”自然是布展者想在被打的宋与攻打的金、抗敌的岳飞与投敌的秦桧之间采取不偏不依的态度。此段导语如下:“南宋建立后,一面通过秦桧进行议和投降活动,一面利用抗战派抵挡金军的凌厉攻势。随着宋、金对峙的军事分界线形成,抗战派成为赵构、秦桧求和的障碍,南宋朝廷内部抗战派与主和派的斗争日趋尖锐,这一斗争酿成的悲剧,在浙江大地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细读这段话,会发现两点:一是话语中尽可能避免提岳飞的名字(在这段概述中没有出现),既然文中点明了主和派的代表,何以抗战派代表的名字忽略不提?岳飞并非无名小卒,而是文中提到的“悲剧”主角之一;二是涉及秦桧话语尽可能中性,他与在此处连名字都未被提及的岳飞的对立,只是主和派与抗战派的对立,岳飞既没有道义优势,秦桧也就没有任何道义劣势。

  我之所以将整段话抄录下来,是因为这是此馆有关南宋重要历史的总结性概述,是“抗金史迹”这段历史展的导语,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办展者要宣讲的历史观。尽管在这段总结下面另提到了岳飞,但导语的微妙才真正显露策展人心计的微妙。

  看了这个展,杭州游遇到的两件令人不解的事,便有了朦胧的答案:为什么秋瑾墓可以免费参观,甚至还建了苏小小(一个青楼女子)和武松(一个虚构人物)的墓供游人免费瞻仰,偏偏最应让民众免费祭奠的岳飞墓要收高达25元的门票?为什么西湖白堤附近重建的风波亭没有立一块有关岳飞惨死于此亭的介绍,只留一块被风雨冲刷得字已看不清的旧石碑?记得那天我走到风波亭边,见几个年轻人在亭前留影,但无人知晓该亭所由何来,其中一人认真一点,到处找介绍想知道亭的历史,但转遍左右找不到。

  历经千年没有被抹掉的历史、没有被反转的是非,还能逃过下一个千年吗?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